跳到主要內容

0313: 明治神宮 - 原宿 - Tokyo Midtown - 増上寺 - 淺草 - 両国 - 月島 - 六本木 - 新宿 - Tokyo Dome City




也不算太早,在早上七點多的時候我就把行李箱拉出旅館,往新的旅館邁進。我的第六感告訴我,那,不會是個什麼地方。一上駒形橋,就能看見在吾妻橋旁,由工業設計大師 - Philippe Starck搞出來的怪物 – Asahi Beer Hall, 真是越看越討厭!



當然這偏差值百分之兩百的感受都要歸於我對新的旅館沒什麼好感,而也正如我預期的,新的旅館不但位置難找 (嗯,大約是我住過第二難找的…) 而且房間的格局可以說快要慘不忍睹,可以算是我有史以來住過最爛的房間。每間六人房,上下鋪的三座床共用一條寬不到80cm的走道… 我下鋪的室友則是直接把行李箱放在走道上,把通道塞住,讓我不但要先爬個小坡才能爬上床梯,還得把行李箱搬到床上。起床的時候也不能太興奮,不然天花板會給你愛的一擊,先和你說早安。 至於因為我的床也被行李箱佔了一大塊,腳不能伸直的痛苦…一直到了兩天後我像是在玩華容道的把行李排好才結束……。 當然,以上這些痛苦我一早都還沒能見識到,因為下午才開放Check-in。雖然我的直覺告訴我,這的確非常不妙,但我至少還可以快樂個…半天……
我穿越了代代木公園,想直接跨進旁邊的明治神宮。沒想到我太天真,最後還是得乖乖的繞了一大圈的從明治神宮的入口進入。因為早上是拖著行李走了兩、三公里到新的住宿點,在代代木公園又走了一大段路,在明治神宮漫步的時候,我只能對天抗議,這是神宮還是整人迷宮呀,我好想吃飯呀! 在和明治老伯 say goodbye之後,我走進了Harajuku (原宿)。Harajuku與近年來走紅國際的Omotesando表參道緊臨 – 但彷若兩個不同的世界 – 好像瞬間,人就老了五歲。




Harajuku的確是年輕人們的天堂。在某種層度上,我也覺得像是日本物質化的一個極緻 – 像是專門販售演唱會的商店 – 的確,門票本來就是商片,而被直接的標在玻璃箱上… interesting!

Omotesando被稱為東京的第五大道… 不過對我而言,我倒覺得銀座會比較像。因為表參道不但比較短,一些新的boutique也相當的在造型上下工夫,這些都不太是有點年紀的The 5th Avenue能見到的。像是一黑一白的Chanel和Bvlgari聯手與Dior對幹,或是在其對面遠觀新生的Omotesando Hills……。 想了一下,表參道的原意應該是明治神宮前的參道吧。我轉了個彎,往外苑前的方向走去,尋找著特別的原宿教會。

神愛世人,除了我之外。原宿教會平常並不對外人開放,我想我們下次見面大約還是會在冬季。一個入站出站,我已經在六本木一帶的Tokyo Midtown.
雖然Tokyo Midtown與Roppongi Hills緊鄰,但完全是不同的感覺。Tokyo Midtown是比較對我胃口的,簡單,大方,清爽,動線明朗,外面就是大片的綠地公園。Roppongi Hills則是……我得趕回旅舍checkin,我們下回再好好的來戰過。




如我所料的,真是超不妙的6 Bed Dorm. 絕不讓它影響我的跨年夜心情,我很快的就又回到,奢華的銀座。 所以,我說中央通才像The 5th Avenue嘛! 從日本橋穿過銀座,然後是新橋劃個逗點。而最為一致的,就要數銀座一帶的店面在12/31關門放大假的樣子和1/1日的第五大道血拼地帶一樣。但我並排斥,因為沒了路人,我才能好好的作Window Shopping!!!

晚上在增上寺上跨年 – 我的說比我想像中的好多了,真是感謝Cher小姐的邀約。在增上寺一帶跨年好像是某種傳統,對我而言滋味是比準備站六小時以上的Times Square倒數好多了…

增上寺的跨年細節我不太了解,不過應該就是一堆人拿著氣球,然後在新年的那一刻放開。最好玩的是在還沒到了2009前,如果有人手中的氣球不幸的蒙主恩招,飛向天國,大家就會一同發出嘆息聲 ^^"

氣球昇了,東京鐵塔的霓紅燈秀出了彩色的2009,不過今年的人生也會是彩色的嗎? 走了一整天的路,我一看到變天了,只想迅速的離開人群,躺平在床上。

喔,Daily Ticket還能用呢,真是妙!
2009年1月1日是奇妙日!我盡力的勉強自已不要早起,不要太早出門,因為今天的我不打算再買Tokyo Metro Daily Ticket,打算只去淺草一帶走一走,累了就回旅舍休息。

淺草寺前已經是人山人海,人擠人的活動對我而言實在無聊透了,所以我選擇在淺草寺旁的大黑屋旁邊……排隊……。嗯,我並不知道大黑屋是間名店,我只是單純的想找間店吃早中餐而已。很幸運的,我是當天開門的第一批食客。雖然不用再寒風中繼續等待,但是當我一翻開菜單的時候還是驚了一下……。 媽呀,1500 yen,我是不是該安靜的走開……還是該勇敢留下來? 我也不知道,那麼多無奈,可不可以都重來? 但是我一想想,林北已經花了半小時排隊,就這樣的走出去,怎麼對的起門外那些排隊的人呢? 好吧,1500 yen就1500 yen吧,這天丼最好給我好吃一點!

大黑屋的茶口感非常之好,讓我很想把茶包買下來。而天丼的炸蝦非常之新鮮,但是…醬實在偏鹹了點……。不過買單之後大黑屋有送我一個小禮物……就當作是新年頭一天的第一個禮物吧!
 一吃完飯,我發現已經開始進行管制了。本來我是要走回門口才能回到參拜的主路線,不過很狗運的,警察決定再作最後一次的開放,我也省得再花時間和一群人從頭開始的享受擠擠樂。 因為人群實在太多了,警察建起了管制線,然後舉著牌子,拿著大聲公準備管治人群。經過幾番,終於輪到我能登上大殿。與眾人一同使勁的拿著銅板往前扔 – 有些事情果然需要齊心協力能會有快感!

我從側門穿過了人群、攤販… 因為想起淩晨的時候還能用昨天所買的Daily Ticket,決定再去車站試試手氣 – 這是我新年頭一天的第二個禮物 – 一日卷還能繼續用呢!


我馬上就決定了下一站是兩國,然後是月島。兩國最有名的就是相撲了,一出站就有四大景點 – 不過博物館與庭園都在休館中… 所以我只能在橫綱町公園裡漫步……裡面的慰靈堂震災紀念堂我還滿喜歡的……。而當一名老者在紀念碑前獻上花懷念二次大戰遭空襲的親人時……我只覺得……夠了,別再重蹈覆轍了。 可惜,在西邊幾千公里的西亞正在上演一場新戰爭。

月島以文字燒、大阪燒聞名。雖然正月初一開店沒幾家,但還是有不少人在排隊等著吃文字燒。我對這種食物興趣不大,還是轉回了車站,三度向六本木Hills扣關。

六本木Hills雖然像是幾座林立的建築物,但對我而言,他其實比較像一棟城堡。因為我每次都從不同的入口進入,每次都有新的感受。而一向習慣逛建築物時腦海中就先有既定動線的我,可以說整個有點亂了調。不過一個城能從三個不同的入口進入,從三個不同的出口離去… 我覺得這也真是個奇妙的經驗。

六本木Hills裡的商店大都十分大氣,不會像百貨公司在分配小隔間一樣的死板。這樣雖然讓每層樓的動線稍嫌雜亂,但也實在的賦予了每間店生氣。反覆的想想,六木本Hills本來就是定位成一座複合城市 – 有誰會對自已住家週圍不熟的呢? 電梯上去了,下來了,前方是看似死巷,卻另有通道。眼前是座樹林,左側是水道,偏個頭,人在下方數十公尺熙熙嚷嚷。我應該放任自已在一座城堡裡迷路,流浪。 天色

又暗了,我每次與六本木Hills都選在此時告別,其實是有點無奈的,因為我沒見過太多他在陽光下燦顏的樣子。 我又回到新宿西口,望著新宿之眼。那麼,愛在哪裡呢?



我在討厭極的Philly, 迷魂陣的Venezia, 沒感覺的Taipei 101, 鍾愛的NYC,現在式的Shinjuku都看過一樣的LOVE Sculpture. 根據Wikipedia顯示,有超過20座的LOVE Sculpture分佈在世界上 – 是不是全都走遍的人就會遇到真愛?


或許穿越Tokyo Dome City旁的LED隧道就能回到過去最美好的一刻。尋愛之旅本來應該要為我預定好好休息的正月初一劃下句點,但可能還不足夠。我再一次的再訪那個應該要很綺麗的Tokyo Dome City……。 一出後樂園站,彷彿我未曾來過這裡,我像個小孩子一般的穿越了那數以百萬的LED燈隧道,連底下的噴泉都驟然噴起,奏樂,我只能停下,就讓這一刻靜止吧。

正月初一的晚上Tokyo Dome還是聚滿了人潮。我還在難怪為什麼我是數萬名年輕女性中僅存的幾個男性同胞 – 原來Kinki-Kids佔領了Tokyo Dome的初夜。這時我並沒有什麼太高興的感覺,因為 – 車站都是人呀,我要怎麼回家?!

'08~'09日本關東聖誕、跨年之旅 // 2008-2009 East Japan Christmas and New Year Tour
  • 上野 - 東京駅 - 銀座 - 表参道 - 青山 - 六本木 - 東京タワー (連結)
  • 鎌倉 - 江の島 (連結)
  • 横浜 (連結)
  • 上野恩賜公園 - 東京大学 - 三鷹の森 ジブリ美術館 - 吉祥寺 - 新宿 - 後楽園 - 神田 - 靖國神社 - 神楽坂 - 中野 - 秋葉原 (連結)
  • 築地 - 谷根千 (やねせん) -東京カテドラル聖マリア大聖堂 - 池袋 - お台場 - 渋谷 (連結)
  • 明治神宮 - 原宿 - Tokyo Midtown - 増上寺 - 淺草 - 両国 - 月島 - 六本木 - 新宿 - Tokyo Dome City (連結)
  • 汐留 - 新橋 - 自由が丘 - 代官山 - 中目黑 - 恵比寿 - 渋谷 - 日本橋 - 丸の内 - 下北沢 - 国会議事堂前 - 王子 (連結)

平成26年關東美術館之旅 // 2014 Kanto Art Museum Trip
  • 浅草 - 東京スカイツリー - 江戸東京博物館 - 東京國立博物館 - 2k540 AKI-OKA ARTISAN - 神田萬世橋 - 國立新博物館 (連結)
  • 赤城神社 - 代々木VILLAGE - 原宿 - 代官山 (連結)
  • 小田原 - 箱根 - 小王子美術館 - 玻璃之森 (連結)
  • 彫刻の森美術館 (連結)
  • 箱根關所跡 - 箱根神社 - 箱根海盜船 (連結)
  • 皇居 - KITTE - 藤子•F•不二雄博物館 - 渋谷 (連結)
  • 地下鐵博物館 - 南青山- 岡本太郎記念館 (連結)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0276: 10款自助旅行時的好用App (2017 ver.)

本文昇級至我2015年兩個月歐洲行的文章,但還是保留了一些自言自語…
因為我一些想法沒有改變,請包含~

自助旅行一直是我旅行時的唯一選項,隨著科技的進步與旅行時程的延長,目前旅行時的利器是iPhone 7, 128 GB/ iPad Air 2, 64GB - 外加一帶放在呆北 (Taipei) 的組裝PC,讓整個行程相對輕鬆不少 (旅行時零迷路、零鬼打牆的感覺真的很棒!) 在此與大家分享我常用的幾個App… 基本上,我個性很懶不喜歡寫App的Guide Book,又喜歡試新App,所以不太喜歡特別為了某個國家去作專題App分享… 這篇文,就當超級基礎篇吧XD

0337: 韓劇 我的大叔 雜感

「我的大叔」對我是一部會埋在記憶裡的劇,也許對許多人也是。想寫雜感是在大約看到一半的時候的時候,不過有自知之明會寫不好,也很懶得去一集re很多次,就一次拖到我人生的彎轉過幾個,才寫下心得。

第一眼看到「我的大叔」這個劇名是直接把這部劇放掉的,想說該不會為了要創造話題,所以硬拍一部老少配的題材吧。加上男女主角都不認識,所以一直到播出了三、四集開始好評不斷,加上面臨了美、日、韓劇的劇荒,個人又特愛喪劇,我硬是在找出來看了一次…。

不得不說,開頭的辦公室場景,打昆蟲的的情節和打在代表頭上奇異動畫,讓我以為這是次世代的搞笑辦公室劇。第一集看完的時候,說真的還真不知道這部劇集要表達什麼 - 因為開頭讓我覺得無厘頭的場景和後續開始步入至安的黑暗世界,讓我好難入戲。


所以當我推這部戲給朋友的時候,我和朋友說一定要撐過第一集,過了就沒事了… 很可惜的是,當後面我每集都看到落淚的時候,我朋友無法體會,因為她在第一集就陣亡了。

題外話,整部影集完結後,我還是在劇荒中,再重看第一集,意外的覺得發現角色們的另外一面。像是大叔上班時原來是講冷笑話的高手;至安那張毫無感情的臉,讓人恐懼;另外大叔老婆偷情偷的天經地義,無負擔,也讓我嚇到。

如同版友們所津津樂道的,這部劇的細節很多,值得細細品嚐的對話其實摘錄不完。但對我而言整部劇會燒了起來,應該是從第四集,大叔把至安找進辦公室談判開始 - 因為在當下風向完全測不出來。這太不韓劇了;接著至安把都俊永代表玩弄掌心的談判…這倒底是怎麼樣風格的劇集,難倒是推理劇嗎? 但是主角三兄弟與媽媽的鬥嘴,這不應該是家庭劇嗎?

說到家庭劇,這部劇我第一個哭點和男女主角無關,而是在大哥被罵,媽媽放下便當離開,之後對他微笑的那場戲。然後我知道,我放不下這部劇了。


但這編劇藥下的好猛,同一集還不肯放手。結尾細節就不說了,硬是收的漂亮 - 這麼棒的劇才第四集,不禁讓我倍感期待,也開始每週期待上演的時間。


第五集是至安開始被大叔收服的一集,不過我中間的時候還是很怕至安會不會轉投陣營。究竟她見人說人說話,見鬼說鬼話的能力實在太強。

最奇妙的是這部劇的角色還會繁殖。當初期線已經開一堆,每個角色都有一堆故事可以寫的時候,三弟的女朋友,酒店老板,老板初戀(?)的和尚又跑出來加碼... 說到三弟的女朋友,初期會覺得她的存在莫名奇妙,但劇中埋線說明關係之後,又覺得她其實也是劇中想傳達…

0338: 薩爾達傳說 曠野之息 x 土耳其

先說前言,我是個愛自助旅行的人。

所以一打開聞名已久的 薩爾達傳說 曠野之息 (The Legend of Zelda: Breath of the Wild),應該是說走出洞窟之後,我的感想是這不活脫脫的就是一場早期的自助旅行?! 連我媽在旁邊觀看我玩遊戲的時候,都說我在玩我自己XD 其實自助旅行本來就像RPG,但是上個月去了一趟土耳其,意外的發現這部作品與我的旅行,意外的很正相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