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二月, 2011的文章

0157: 利休にたずねよ (利休之死) by 山本 兼一

好久沒有這麼的喜愛一部小說了,捨不得放下來。以我來說,更高的評價是這樣子的 - 在這本暢讀之旅的半途之中,我甚至想緊閉此書,直接買本書來收藏 (因為我的書都是圖書館借。)

這本書有多種面相,你可以說它是本歷史解謎小說,你可以說它是本情愛小說,你可以說它是本佗茶文化小品集,你可以說它是本文學小說,我覺得都值,也無怪他能直取140回直木賞,我完全五體投地。

仔細一看山本兼一歷年來的作品總是以堂堂日本戰國史為場景,所以在「利休之死」這本書上,應該可以說無論是取材、人物刻劃都火候有成,每個段子的鋪排也像一層層井然有序的織布畫。一回合一回合的故事,整個時間軸從利休切腹開始往回推展,然後不意外的再直奔利休的人生終點。當時間軸往前推移,明明你以為看到的,卻只是虛妄,你不能明白的,作者都給你滿意答案,而最終,隨著故事的終曲,畫下了一個圓滿。圓滿,並不代表圓,而就如同利休,有時視不完美而絕對有趣的那種美感,以利休之死的剎那,給本書,給讀者,一個究盡。

看著這本書的時候我想到的是 The Time Traveler's Wife (時空旅人之妻, My review:http://blog.zoncheng.com/2009/02/100-time-travelers-wife.html) 那不一致的時間軸。透過時間軸的移轉所造成的大舞台,讓裡面的角色演出一齣齣的小品,卻又是這本著作不能少的篇章。「利休之死」一書我覺得他精彩之處就是,作者刻意的不搞小聰明 (並不是說The Time Traveler's Wife的寫法就不好),讓整個時間軸非常的一致,而變數則以不同的戰國名人來串代。但主人翁利休也不是一成不變的,從老到少,從天皇賜名利休(名利、既に休す)、法名宗易、回到了本名與四郎,然後返樸,歸真。

我完全可以理解作者所創造的那個利休,我是指在美的堅持上,甚至,我覺得作者對自已的寫作上也有一種不能所謂的「美的堅持」。我看多太多的句子、段落,山本大師透過散落的文字刻劃演譯著利休輕描淡寫又恰到好處的美學,那就像是一個設計師在追求的一種balance,而再昇華上去,則是藝術大家的美學,令我怦然心動。

利休從老復返,而我則正向衰老死亡邁進。別誤會,我只是在想像著,也許十年後的我再翻開這本書,應該又是一種趣味。對我而言,我也彷彿成為了這場閱讀之旅的一角。

有趣。

0156: 夏卡爾「愛與美」特展 / 劉煜個展

就一個喜愛看畫展的人而言,我想我並不算是個好的參觀者。在畫展的我所拿出來的任性是和在藝廊參觀相同的,我會旁若無人的,無禮的,直接擋在畫前,彷彿這樣我就可以透過畫與畫家對談。也因此,我想趕在展前排隊是我最好的選擇,好讓我對畫的貪婪整個發揮的淋漓盡致。
台北的美術館我一直獨尊MOCA,對故宮、北美、史博、科教館的展我常常是滿心期待,然後走出時又受傷害。其實事後想想,都會覺得,這些展也辦的還過得去 - 如果梵谷展的人少點,精采畫作多一點; 如果高更展不用像送葬隊一般的在偌大的展示空間的排成一列行進; 如果大英博物館展能夠再多一點巨幅雕像作品... 而其實去年底我去了日本時才發現我太貪心了,因為大英博物館收藏展從台北故宮離去之後接下來就是日本神戶、大阪、東京各展三個月,我實在沒有什麼道理去不滿足 - 我想我的貪慾一定是從歐美的一個個大博物館展品所累績起來的。
夏卡爾「愛與美」特展我必需承認我先跳過了第一個作品,因為雖然我是前二十個入場的,不過已經有五、六個人在畫前駐足,而在第一個展廳我是不滿的,因為整個防衛線拉的相當的遠,我連字牌都快看不清楚,加上那黯淡的燈光,我心裡是詛咒的 - 到底有沒有Director在管理這個展場呢?! 當然我必需很公平的說,可能是開展的第一天,開場的前五分鐘,也許一切都還沒準備好。
奇蹟的是,我的不滿在第二個展館時已經整個灰飛煙盡,我開始享受,這應該是我這兩年來最喜歡的一個國外作品展 (但以票價、展示裝飾,我還是很難給超越MOCA一些展覽的評價。) 這次夏卡爾的特展作品可能因為這個藝術家是相當近代的人物,整個辭世不久,所留示的作品相當的多。也很高興主辦單位有依畫的類型作區分,五個主題的去作介紹,我想要不是我還趕著要幫母親買菜還有加班,以及逐漸增加的人潮,我好多幅畫都想靜靜的觀賞個幾分鐘。
夏卡爾的作品我在去年就看過專書介紹了,不過專書所挑的作品當然都是最最經典的作品,但無礙,我想我的觀賞層次一向不在乎作品是否經典,只是很自私的問我自已喜不喜歡。要是這次展出的作品有都有作成明信片的話,我一定會買下個十幾張!一個好的展出,Museum Shop的準備也是相當重要的,這次的一些Gift雖然不全都是為了這個展而訂製,不過我還是很難得的買了明信片、卡片,如果有個巴黎剪影尺是作成bookmark的話,我想也必定會入我收藏。比較特別的是,這次的gift shop之外,…

0155: The Swan Thieves by Elizabeth Kostova (天鵝賊)

話說,Beatrice de Clerval是誰我並不認識,看完了以後也並不太熟。


知道、關注The Swan Thieves (天鵝賊) 都要先提到作者Elizabeth Kostova的首部作品:The Historian (歷史學家,My Review:http://blog.zoncheng.com/2009/02/historian.html )。Elizabeth Kostova的首部作品就是本磚頭書,而接序的The Swan Thieves也是相當傷手,當稍稍減量的六百頁作品。期待很久,而可惜圖書館是拖了一段時間再進書,而可能因為本書不輕,整個等待期又拖了兩、三個月...


好了,如此厚重的一本書,因為是Elizabeth Kostova的作品,我當它必定是盤豐盛的饗宴,再配上難得在解謎系小說中用到的印象派歷史,整個故事又從我很喜愛的美國首都Washington DC起跑... 可以想見我是滿心期待,甚至有種當初應該書在書店就該買下來珍藏的懊悔之感... 而等著我的是...


在看完The Swan Thieves之後,我一直深思的一個問題是,這本書值得用六百頁嗎? 的確,以Elizabeth Kostova娟麗的手筆,要她寫出一本少頁數的作品不但強人所難,對讀者也不是樂見之事,究竟兩本作品就隔了五年之久,而下一本作品可想而見也不會是兩、三年就能見得,除非她想改行寫羅曼史...


而某種層度而言,The Swan Thieves是有點戀情小說。讀過本書的人必定為作者在藝術史上作的功課為之折腰,但是這太長的倒敘、回想鋪陳,某種程度上是種煎熬。歷史學者我是讀得很有興味,而這本書我大約是在看了第一百頁就大致能推斷之後三、四百頁的內容,而的確的沒有差了太多,甚至連結尾都只能勉強的算是畫龍點睛,因為整個故事實在是,有點,相當的,拖戲。最近手邊書是山本兼一的「利休之死」,要是利休對美、對茶道的堅持拿來對照本書的起承轉合,可能能說的是本書的確是上等茗香所烘出來的茶; 但茶,也要早點喝,涼了,就無味。這也讓我相當後悔帶著這本書去中、南部出差,因為只能助眠,並不提神。


對於一個喜歡文藝復興至印像派藝術之間的我,加上整個故事的主要場景,DC, NYC, Paris都曾經是我旅遊清單上頗愛的城市,這本書的確是奇遇。結果雖然未盡人意,但這場閱讀旅行,我還是想記上一筆... 最後還是要大聲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