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十月, 2010的文章

0147: 荒木經惟的天才寫真術

早上搭公車的時候看完這本書,為了裡面露骨的照片一整個很不好意思 - 我不是變態呀!

荒木經惟的名字很早就走入我的記憶,因為他的確是大師,一堆亂七八糟的照片不像是調了老半天光圈、快門,或是天氣好、風景佳,零失焦的標準靚照...

也因為這個"色淫師"(我想他應該會當作是尊稱)拍照已經快要到了一種忘我的境界,整部天才寫真術其實真的很天才,一整個神經病,,所以我讀得毫無壓力(除了翻到某些有情色照片的頁面例外...)

買了新相機,我打算每週都一定要拿出來拍,然後如荒木神經病一般的,每張都打上日期... 這樣我應該有一天也可以變成另一個攝影痴吧!

0146: Zon's 2010 Xmas Gifts !!! 七連發!

0145: 四世同堂 The Yellow Storm

看四世同堂的緣由相當的有趣,是從康熙來了的某一集美食介紹節目開始,我不知道為什麼會看著兩個女主角兒東挑西撿台灣夜市小吃,然後找了人去看這部只見了大綱,看了一排排名角演出,就下了訂單買票。這對特愛作一堆事前功課的我,相當的腦袋有洞。

因為一同看戲的朋友"恐嚇"我,表示「四世同堂」是部巨著,大頭書。我自認什麼都沒有,文化更少,就想翻牆去找影集來看。無奈,這部戲雖然是大陸官方特愛的重點題材,但是平民百姓可能平常就生活在水深火熱之中,我這部去年央視才上演的戲,硬是找不到哪裡出個好人分享過來。

好吧,反正我看書是一目十行,看完一個字都不記得。這樣應該還是能很快的把這部傳說中的百萬小說看完吧 - 那部史上最長的本格推理小說 - 「恐怖的人狼城」我還不是幾個小時就吃完了。而沒想到,這部書在圖書館沒人愛,一借到手我是看了整整一星期才看完。

其實光看大綱,就不難想像這部小說內容的來龍去脈。在日本侵華八年的歲月裡,平民百姓家能發生什麼好事呢? 小說的書皮上是介紹著,這是中國版的「戰爭與和平」,而我看完時,只能感嘆這樣的好書怎麼會一直不知道,實在是太過精采,難得的讓我在上下班的通勤時間之外還能拿著書本不放。

所以,如果劇情可以輕易的捉住,又有什麼值得讓我不忍釋卷的部份呢? 整部的四世同堂應該是部悲劇,因為這個大時代的環境實在太慘,而裡面的角色可是離場離得寫意愉快,不拖泥帶水。老舍的筆觸是諷剌的,大量的譬喻法,一步步的把你拖回了這個不忍回首的時代場景裡,不知不覺的,你像是活在北京城的小羊圈裡,一號,二號,三號,六號,形形色色的鄰居躍於紙上。而在你為他們的一個痛苦決定或是謊謬說法提心吊膽,在你好習慣他們的好與壞時,你會連想再與他們打個照面也沒機會,但又好像相見不如懷念。

而正在我工作項目轉型的時候,在家裡也遭逢一些變故的時候,其實我對書裡的感受更深了。不談一個世紀前,不說北京城,其實裡面形形色色的人物就在我們身邊像是附了一個替身出現。有人有諾大的理想,和甩不掉的包袱; 有人就是明知公理何在,但是本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態度,找了堆理由來息事寧人; 有人血氣方剛,永遠只看的見前方五公分,而不顧後方來車; 至於自我感覺良好,其實也是不少,而且依舊,遍地尋不找自已的錯,自已的好則該是該租把閃光燈,大打特大。幸好現在年月再難過,究竟太平,連要飯的也處在好景氣裡,一般人還是能和成一…

0144: Vueling Newsletter 我最喜歡的Cheap Flight VI Design

"vueling"是我第一次前往歐洲時,從Paris逃到Barcelona,還有從Barcelona飛到Rome所搭的廉價航空。雖然經營的不算成功,被不別的集團收購了,西班牙朋友對它的評價也很微妙... 不過它的Visual Design真的很討喜呀! 通常的設計是一朵很像Super Mario的雲朵,而這次的電子廣告信則有了些改變,更多了點趣味! 有機會前往西班牙也要試試這間航空喔 ^^"

0143: 帶我去旅行的1Q84 村上春樹著

一直對村上春樹的作品無法消化。從以前試著翻閱幾本他的著名作品徒勞無功之後,我告訴自已也許並不合適。

而有趣的是,在開始今年歐洲之旅的時候,因為苦惱比利時、荷蘭夭壽貴的住宿費,我在網路上認識了兩名分別住在比利時、荷蘭的台灣留學生願意協助我。一向希望能夠送對方也喜歡的禮物的我,尋問了這兩位友人,一位指名要看Milan Kundera的「玩笑」,而另一位則想看1Q84...

因為整個歐洲之旅跨了六個國家,二十個城市,大幅度的交通移動是免不了的,對於背包客的我,能少拿一樣東西我也是希望少拿,不過對於友人們的協助,我是感懷在心的,再重的東西也要帶過去,這是我唯一能表達些微心意的方法。 「玩笑」很輕薄,而1Q84 1/2兩集精裝份稍有份量。而無論如何,這些書也成了我旅行中的精神食糧。

因為我看書的速度相當的快,1Q84一直拖到我要離開了第二大站布拉格的那天才打了開來。在布拉格著名的咖啡館裡,我用著身上所攜有的最後一點克朗,點了一杯Cappuccino,這是我第一次在異國的旅行放縱自已追逐新景點的心,停下腳步,在咖啡館裡逗留。但另一方面也可以說,我在村上春樹所建構的世界裡跑呀跑呀。在咖啡館闔上書是捨不得的,讓我到了布拉格機場的時候又在McDonald's點了份薯條,再次跳進1Q84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