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01: 槍炮、疾病與鋼鐵 (Guns Germs, And Steel)

雖然詹宏志的「創意人:創意思考的自我訓練」,我也覺得裡面的一些concept/ idea我看起來開始覺得太過熟悉而沒什麼,不過我想有段話要是我不是現在才看,我應該不會有任何感覺吧。簡言之,他認為:創意是靠大量的閱歷所累績,然後排列組合而成,所以他鼓勵旅行和閱讀。他也認為,閱讀是一種很便宜的旅行...我一直到現在才確實的了解,的確,的確。書中有沒有顏如玉與黃金屋我是沒辦法作論斷的,但是打開一本書,我就放棄了自我的,徹底的走進一個未知的世界。

而就像去旅行會作好很多準備工作一般,即使我每週從圖書館所出借的十幾本書都是看過了評價、介紹,才選出的作品,但就像其他的藝術、作品一般,其實適不適合自已倒是另一回事。我也像早期聽歌,近期看電影影集的,漸漸的,我不再勉強自已走進不適合的世界裡。

當然這種閱讀的不滿可以找到很多的理由,像是不習慣作者的風格,既然沒有愛,那又何必繼續。又或者是書的編排...有的時候不知道是書商要省錢,還是個人習慣與一般民眾失了調,亦或是年老力衰,字小,段落不分,然後每看完一頁,就好像爬完了一座小丘,不得喘息呀。因為眼前還有滿滿的山等著你...如果是外國作品,那看中譯本的時候還可以牽托另一個原因,像是翻譯的不通順。我也首度的認識到了,不能接受的翻譯也真是莫與爭,看了只會更商辛。

而有時候因為勉強,也的確的遇到了不少驚喜。像是一看了就很喜歡的大城信哉的「圖解哲學入門:有趣的西洋哲學」,王爾德的「格雷的畫像」(The Picture of Dorian Gray/ Oscar Wilde)。槍炮、疾病與鋼鐵 (Guns Germs, And Steel)更是另一種驚喜,如果想了解人類文明發展的源與調,那真是本寶書。

回首,才發現,遇到一個對的人,需要緣份。翻開一本書,踏進一個未知,喜歡在其中遨遊,也是需要緣份。從圖書館借了這麼多本書,才發現開始懷念每週踩在誠品白階的那幾秒,原來曾經這麼期待的遇見對的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