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23: 長假(續) - Long Vacation II

如同看美麗人生一般,我把喜歡的句子都抄了下來和大家分享.....
我會把自已的感想用綠字打在()裡。
( 雖然這部日劇該是我看過最認真的一部日劇,
但是我並不想寫出對整部戲的感覺。)
就從每一個括弧中讓我分享吧......
----------------------------------------------------------

看著第二次的『長假』,......
我還是無法相信那個身穿白無垢,
右手搖身扇,左手抽著煙的傢伙就會是日後爽朗的小南。
我只一直的期待片頭曲的到來,寧願快快的遠離這種『經典畫面』......
終於,在瀨名撿起球來遇到『遛狗』的短裙女郎,我才覺得稍稍的鬆了一口氣。
而當小南對搬家工人作出ok的手勢時,我準備開始放假......^_^

一位是日本小姐第二名,一位是在東京三得利餐廳演奏的研究生。
雙方都好著面子維護著自已透明的自尊。
而在首集的結尾,瀨名代替了朝倉,像小南道出了三十一歲的生日快樂。
讓人感到鋼琴正在像你訴說些什麼,
原來是「Happy Birthday To U」& ...「Close To U」
----------------------------------------------------------
~~~( 瀨名 VS 小南 )~~~

「妳真是不會看臉色,妳就是少根筋少會被男人拋棄。」
「嗯?!」
「因為妳很粗野很沒品,所以不會顧慮他人的心情或事情現況。」
「什麼意思?」
「淳子她和妳完全不同。溫柔而纖細,有如初雪般的人。
不像妳,是被人在腳下踐踏過爛泥!!!」
(其實這句話把兩位女性描寫得十分之好,簡而有力。
不過我在剎時覺得我好像小南一樣......所以才會惹人厭......^_^)

----------------------------------------------------------
~~~( 瀨名 VS 小南 )~~~
「你看過畢業生這部電影嗎?女主角在婚禮當天和別人跑了的電影。
跑掉的人可以拍成一部戲,被留下來的人會怎麼樣呢?」

「配角是照不到聚光燈的。
身為配角,不是攝影機追逐的對象......這是鐵則。」

「你是指拍片嗎?」

「是指人生。」

「要等到何時自已才會有出場的機會?
打了一整天的柏青哥。我是在幹什麼啊?」

「妳可以這麼想......就當作是很長很長的休假。」

「很長的休假?」

「不須要總是盡全力衝剌的!
人總有不順利的時候......或是疲卷的時候。
在那種時候,我的比喻或許有些怪了點.....我就把它當作是神賜給我們的休假。
不必勉強衝剌,不必緊張,不必努力加油。一切順其自然。」

「然後呢?」

「就會轉運......」

「真的嗎?」

「大概......」

( 『長假』的定義是種很棒,格有意義的想法。
只是我一直想放假,不過不懂得怎麼放。
因為我不會停止給自已壓力。懂得怎麼放假,也是一門學問...... )

----------------------------------------------------------
~~~( 小南 VS 桃子 )~~~
「叭噗~~~」

「對不起,她有時候會出現退化現象,變成三歲小孩。
只要捉著她的頭,像這樣用力的來回搖晃。
學姐,妳已經不再是少女的年紀了。
一過了二十五歲,自已可得自重,知道嗎? 要乖喔~~~」

「叭噗~~~」

( 桃子是本劇中最畫龍點精的一個角色......
真希望有一位這樣的知心好友......
其實稻森小姐一向把此類的角色飾演得很好,
如『夏日求婚』中的花痴護士就是一例。
而在長假中,她看似可愛的舉手投足,並不讓人覺得她笨......
裝笨的人往往最精明......

和『戀愛世代』的理子相較,
或許看起來有點相似。不過絕對是「可愛過份,精明加倍」!!!)

----------------------------------------------------------
~~~( 瀨名 VS 貴子 )~~~

「貴子,音樂是......音樂是令人充滿期待的。
不像數學,不像化學。
不管是蕭邦或是涉亂Q的音樂,只要妳是快樂地去彈奏它那就夠了。
妳的目標如果只是要成為鋼琴家的話,我還是要告訴妳。
我們並非整齊劃一的機器。而是表現者。
如果不愛鋼琴,不喜歡曲子的話,是無法成為一個好的鋼琴家。」

( 這一段話幫音樂下了很好的註解......
多希望我家的琴沒有送給別人啊...... )

----------------------------------------------------------
~~~( 瀨名 VS 涼子 )~~~
「怎麼了?」

「什麼怎麼了?」

「看起來......好像是雖然兩個人在一起,卻好像只有妳一個人存在似的。
今天一整天都是這種感覺......」

「學長有時候像個詩人。」

「是嗎?」

「我羨慕那些擅用言詞的人,他們大概很清楚自已的內心,
如果不是就作不到了,對吧?」

「粗暴的言詞,只為了表現自已而說話。
完全不被別人所信賴,也許鋼琴正是為了這種人而存在的。
琴聲是很坦白無偽的。
也許能真正了解那個人的心情吧......」

(......)

----------------------------------------------------------
~~~( 瀨名 VS 小南)~~~
「我真的是懦夫嗎?
我的胸膛好像機器的插頭被拔掉似的......」

「插頭拔掉了又怎樣?人生又不會因此而改變?
你看看這一遍廣闊的天地,每個人都在努力的奮鬥,為了爭取自已追求的。」

(小南說得話真是對及了......這個世界上了油就停不下來。
你的倒身,只是成了更多人肉階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