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07: 兇手正在看著你 - the WATCHER

一個週末,雨似將綿落,但存冷風。

腳踏醉步,心懷一又三分之二季未嘗的酒味。
和久不見的網上友,同見故人。

故人是誰,Reeves是也。

是啊!

他還是身著黑衣,
只是臉上多了多鬍渣。
他還是那樣的身手矯健,
只是不能再忽焉在前,卻身在後。
他還是擁有殺人利器,
只是不能捉子彈,搖腦擺身,或是手執不用錢的子彈火箭筒。

他只剩一只琴弦,要人命的琴弦。
在戌、亥之界,也許妳的命就將斷魂。

等等,
我又不是說書先生…^^
讓我們把時空回到千囍世紀末吧…

約耳坎貝爾,他是個幾近精神崩潰的前FBI探員。
為何會讓他變為如此?
這都要歸功於三年半前在洛杉磯所追捕的一變態殺人魔,
大衛艾倫葛芬(基努李維飾)。
這可愛的兇手最後不但沒被他捉到,
反而還反將他一軍,燒死了他老婆。

為此,他逃到芝加哥,想忘掉一切。

沒想到,三年後…這個兇手竟然像是愛上了約耳,
也「轉移陣地」的跑來芝加哥…

可愛的兇手尾隨約耳的腳步來到了芝加哥。
他要的是什麼?
他是想要被追逐的快感吧!!!
每一個被害者都是他的工具,
他呼喚坎貝爾的傳聲器。
每次的進行謀殺前一天,
他都把目標的照片寄給約耳。
他「體貼」的連殺人的時間都列為定律,
要命的九點整。

九點一到,曲聲就要想起,
索命之舞卻要落幕,因為女主角已經不存在了。
沒有人聽的樂曲是有點無奈的,有點悲哀的。
而每一個PM 9:00的到來,
都加深了坎貝爾的痛苦及無力感。

然後一次又一次,
一個又一個的女孩倒下,
葛芬愉悅的把他的痛苦建築在坎貝爾身上。

「我們是陰陽…
我們不能獨自存在… 」
這可不是一對戀人的私語,
而是兇手大衛的信仰…
這就像是貓在玩弄老鼠
而這遊戲似乎沒有終止的一天……
因為這不啻像是個定律,牢牢的被釘在牆上,
彷若救贖世人的主。

其實本片看起來一點也不恐怖,
因為你早就知道誰是兇手,
總是能確切的知道下一個受害者是誰。
但是卻不能制止兇手的暴行……
就算警方結合了各大的媒體,提供高額的獎金,
兇手照樣能在被害人的頸部留下殘酷的血鍊。
這也突顯了現代社會對週遭人士的不關心,疏離。
編劇大衛艾列特甚至表示:
「選擇芝加哥作為拍片現場是我們深思熟慮過後的結果,
芝加哥這個城市的疏離使人深信年輕婦女在大白天無緣無故的消失亦非異事;
芝加哥的空曠也讓人相信任何的犯罪氣味都能輕而易舉的揮發在空氣中」。

本片的拍攝手法滿吊人骨口的。
不談開頭的影片介紹,
那綠光營造出來的是我們一開始難以了解的事物外…
我覺得有趣的是兇手入屋後的拍攝手法。
雖然大家都知道到了兇手早已潛入,
但是每每畫面一暗,被害者還是能安然自在的換衣服…
兇手呢?
又是燈光被熄掉了,
被害者怡然的看著電視節目…

一次又一次,在我們快要放棄時…
David才會為我們獻上安魂一曲。

此外,觀看本片時也讓我想起了「人骨拼圖」。
兩片的殺人動機都是有點瘋狂,
兇手也是一般的「善良」。
善良在哪呢?
那就是兇手一定都會展現出絕妙的殺人技巧,
決對不會意外的留下線索,
他們只會故意的,教導你如何破案。
他要當你的導師。
本片的兇手甚至直接了當的說:
「我會教導你如何作的…」

這,和現實的案件想來可真是天與地的差別啊…

而這世界的治安真的如此的恐怖嗎?
據一位FBI現任人員的說法:
「這樣貓捉老鼠的遊戲還是每天都不斷的在上演,
芝加哥一個城市現在至少還有4個連續殺人犯還在逃亡,
而半徑每向外擴充100哩,數量就呈3倍增加」

也歸功於此片,我看完電影獨自的走去騎車時…
經過一暗巷…全身都處於百分百的警衛狀態…

辦命案是很辛苦的,
你不能期待兇手剛好在犯案現場,
坐著並露出笑容等你逮捕。
你只能等待兇手犯下錯,然後…
將他繩之以法。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0276: 10款自助旅行時的好用App (2017 ver.)

0278: 2016韓劇之旅 - Signal、38師機動隊、鬼怪